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

侠女与小白花(6)

大侠是永远不会缺钱的,但大侠们也永远留不住钱。

侠女在莫来客栈又呆了一天,口袋早已空空。

裘三娘是个极为势利的人,你有钱时,她能把你搂进心窝窝里疼,你没钱了,她便摆出一张晚娘脸,眼睛里写:“快给老娘滚蛋,是自己麻溜走还是店里伙计赶?”

侠女摸了摸口袋,垂头丧气地去账房台前,挑挑拣拣又领了一些抓贼的小事儿,在老板娘无比嫌弃的目光下离开了客栈。

她一踏出客栈,就察觉到有人跟上了。

哼,不自量力,侠女暗道,跟人的水平太差,和故意引自己上钩似的。

她走进山林,脚步停了停,狐疑地拧起眉毛,莫非,真的是要故意引自己到什么地方去吧?她才生出这种想法,那小尾巴便匆匆上来,塞给侠女一张纸条,转身就跑。

那小纸条就三个字。

万马楼。

“……”

侠女行走江湖这么多年,看起来粗枝大叶,但是该有的谨慎绝不会少上半分,无缘无故的人塞来无缘无故的纸条,怎么看都觉得很可疑。

她食指中指夹着那薄薄纸片,在空中摇了摇,想透过阳光看出点什么异处来,可惜,这纸条朴素至极,除了“万马楼”三字,再没有别的讯息。

她叹了口气,掏出火石,燃了一根树枝,把那纸片儿烧了。

反正无事可做,既然有个指引,便去万马楼吧,侠女暗自想到,反正她也凭着一时好奇接下的三公子的活儿,去哪儿找人当真是一头雾水,这莫名的纸条也许是那三公子的指引呢?

侠女天马行空地想了想,微微一笑,躺在草地上看看天空。

她果然是适合这种生活的人,餐风露宿,天为盖地为被,一阵风,不应当为谁静止。

小白花的泣颜在她脑海一闪而过,她换了换交叠的脚,眉间暗皱了几分,喃喃了几句便眯上了眼。

“她会忘了我的。”

 

 

那纸条确实是朝霞山庄三公子的手笔。

三公子不想让人找到的时候,没有人可以知道他的所在。

自然,如果他想让人找到自己,一切都会做得很贴心。

侠女慢悠悠到万马楼已是半月之后。

万马楼是有名的青楼。

它立在秦淮河畔,香艳之地,洒金千里。

之所以叫万马楼,此马非彼马,乃有名的扬州瘦马。

啧,又是青楼。

侠女对青楼有阴影,背着手站在万马楼巨大的牌匾之下,她此刻身着粗布麻衣,又刚从山里出来,还留了一些草屑在脑袋上,那张“天下第一美”的脸早因为风尘仆仆变得灰扑扑,活脱脱一副落魄江湖客的模样,立在这青楼门口大半天了,没一个姑娘来迎。

各个都是势利眼!侠女莫名有些愤愤,暗骂了几句,脚步自然踏得更大更有力,直直往那楼里走去。

她虽然囊中羞涩,但气势却不落人下风,倨傲的好像是个很有家财的大爷。

饶是青楼妈妈识人无数,看瞧不出这位爷的底细。

侠女气势太盛,惹得她不敢生出什么旁的心思来。

“这位大爷~哟,瞧你那豪放的模样,我家姑娘们许是吓着了,才不敢来迎您呢,也是,大爷这么英明神武的人呀,怎么能让那些揽客的小丫头们伺候呢,须得是我们万马楼一等一的大美人来好好招待呢~”

要说世上最会说话的人是谁,侠女觉着怕就是眼前这位,又是哄得自己几乎忘记方才被怠慢的不快,又明里暗里挑着要人点花魁,要是自己大大方方的点了呢,那她就确定了自己是个款爷,要点不起呢,就变个脸,把自己轰出去。

想的到挺美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
侠女沉了沉声,她好歹在小白花那曲馆里唱过戏,还都是男角,拿腔拿调不在话下,于是矜贵地看了那妈妈一眼。

就这一眼,就让那妈妈眉开眼笑,稳了心神。

这位,怕是哪个武林世家的少爷呢!武林里的人,可都是大方地不行呢!

于是便不嫌弃地要探上侠女的手臂。

侠女轻轻一转,不让她碰自己,开口已是沉沉的男音:“一间上房,先沐浴,自然不能叫姑娘们见到这幅模样的我。”

“哎哟!瞧我这眼力见儿呢!”那妈妈绣帕往脸上一甩,“也是太没见过世面了,阿丁,快,领大爷去绮罗间,好好准备大爷要的东西。”

侠女摆谱摆到底,先踏了几步,又停下,头也没回,慢慢道:“至于姑娘们,待我沐浴完毕,好好挑选,若是谁扰了我的清净…………”

“哎哟哎哟,规矩妈妈是懂得!”老鸨子笑得谄媚,冷汗暗流。

这江湖人虽然大方,脾气却一个塞一个的差劲,也不怜香惜玉的。

 

侠女很少想以后。

尤其是洗澡的时候。

热气蒸腾,让她几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,天大地大,舒服爽了最大。

但她也有几分底气,既然有人叫她来万马楼,自然不会叫她被扫地出门,虽不知道那人又什么目的,但是管他呢,这样的销金窟,一生能来几次呢?享受一番到时候就算被扔出去也是赚了许多!

待侠女沐浴完毕,穿上老鸨子准备的金丝白衫,随意用妆台前的玩意儿给自己画了画,硬化一些脸部线条,活脱脱一个俊美少年郎。

万马楼盛名在外,该有的一样不会少,她瞧桌上已有了饭菜。

精致,香气扑鼻,还有一支梅花点缀。

金梅花。

梅花下压着一张纸条。

依然是三个字。

“点千华。”

…………

说实话,侠女很不喜欢这种风格,太简单又太复杂。

给的信息太简单,办的事儿太复杂。

直接来不成么???

她叹了一口气,心里约莫明白是谁做的了。

朝霞山庄的三公子,做事和他的剑法一般,弯弯绕绕,花里胡哨的,又确实有用,起码可以迷了旁人的眼睛。

侠女将那纸条扔进灯火里烧了,把金梅花揣进怀里,先准备好好吃一顿。

 

那妈妈倒是等不及了,带着笑脸进来。

侠女的模样确实叫她眼前一亮,可吃饭的仪态太粗俗,中和了她面目那极盛的俊美风采。

侠女看也不看她,掐了一朵怀里的金梅扔了过去。

“闭嘴,然后叫千华给老子过来。”

老鸨子看见金梅花几乎就失去了理智,旁人给的都是薄薄的金叶子,给一整朵金子做的花,哦,沉甸甸的感觉真好。

何况他点的还是花魁呢!老鸨子仿佛看见眼前盛开一片金色花海,喜不自禁。

还好自己慧眼识珠,这位果然是个大方又有钱的江湖人。

这样的客人,谁不喜欢呢。

“哎!这就给您叫千华来好好伺候您,这一晚呀,您就受着吧~”那一声颤巍巍,带着无尽之意。

老鸨子扭着腰肢出了房门,片刻后,一个面带薄纱的白衣女子便抱着琵琶款款而来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侠女不仅对青楼有阴影,对这幅装扮也有阴影。

先是抢了自己未婚夫的小贱人表妹,再是对自己心有所属的桃花劫小白花。

怎么的,到处都是女要俏一身孝的奉行者么?白衣服很容易脏的好吗?信不信我把眼前这盘大猪蹄子扔过去?

侠女抖着腿,翻着白眼儿。

那女子关了门,也不正眼瞧她,将琵琶在桌台前一放,端正坐好,而后开口:“金大姑娘。”

“???”

白衣女子瞧她突然站起来,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,那双水波荡漾的眼睛里微微带上一点笑意。

“您可安心在此处住着,银钱不必担心。”

除了最初乍然的惊吓,侠女也缓了过来,又大爷一般坐下来,抖起腿。

“哦,本来我也没担心这个。”

白衣女子声如珠玉落盘,轻轻一笑,那笑声也好听的紧:“主人说,金大姑娘是个有趣的人,今日一见,千华终于明白‘有趣’二字的缘由。”

“呵呵,你的主人也挺有趣。”

“若是您愿意对主人说这番话,他必然很开心。”

“哦,不愿意。”

嗯,侠女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除了享乐一事。

“金大姑娘似乎很不喜欢千华?”

“我只是不喜欢你们主人这种看起来风雅,但是麻烦的行事风格。”

“因此,他才安排你来这里,好好享受一番。”千华摘下面纱,露出一张美的有些梦幻的脸,她也抱起了琵琶,“您瞧,美食,软塌,美人,总比莫来客栈好上万倍。”

“……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你说的没错。”侠女挣扎了片刻,还是逃不过良心,附和了千华的话。

“您在这里住几日,千华便可以陪您几日。”

“咋,你要给我唱小曲儿?”

“千华自然愿意,只是怕姑娘看不上。”

说罢,她轻轻拨弦,弹了一个轮指,侠女就僵硬了身体。

她知道她要弹什么。

那首小白花第一次向她表达感激的小曲儿,她们相伴的日子里,小白花不止唱过一次。

曲调悠悠,缠绵又温柔,小白花每次唱,都好像要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进去,她知道,她想让她留下来。

“…………停下来。”侠女冷冷地说,“为什么唱这首歌?”

千华讶然:“我以为,你会很喜欢。”

是挺喜欢的,但不应该是你来唱。侠女懊恼地想。

千华又道:“我还带了些磨镜的话本呢,主人说,你既然要帮他,他当然要好好帮帮你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你那胆小鬼主人是不是误解了什么?

见侠女一脸“你他妈说的是人话么”的表情,千华轻轻笑起来:“看来金大姑娘还不知道?”

“知道什么?”

“那日你接了主人的任务,三天以后,有位姑娘去了莫来客栈说了一个心愿。”

侠女眉角一跳,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那位叫林柔的姑娘说,她想让金大姑娘和她成亲。”

!!!!

疯了吗?!!小白花这个小姑娘脑子是被什么玩意儿踢了么?!!还有她怎么知道莫来客栈的?!!!!

千华偷偷看那金大姑娘变幻莫测的脸色,促狭道:“倒是没说有报酬,裘三娘本来不愿意接呢。”

裘三娘!我亲姐!真想回去亲你几口!

“可是…………”

“可是什么?”侠女的才放下的心又吊起来,“你能不能一口气说完!烦人不!”

“好好好,可是不巧的是,多情公子温顾恰好在场,他瞧了我家主人的任务被您接了以后,便应了那姑娘所求呢~”

……………

侠女捂住心口,几乎要倒地。

千华放下琵琶,莲步轻移,过去扶着她。

“那什么,千华姑娘,和你主人说,这任务我不接了成不?”

“不成。金大姑娘,您已然骑虎难下了,见一见我家主人才有好对策呢。”千华眨眨眼,“对了,下一个地点是红湖,湖底。”

千华露出完美笑容来,甜美地说:“金大姑娘,您愿意在此处住多久都可以哦~”

“闭嘴吧你!”

评论(9)
热度(45)

© 尘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