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

侠女与小白花(5)

更新,其实我最近在考虑要不要换名字

比如《江湖感情轶事》之类的,不出意外除了百合这对,还有一对耽美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裘三娘袅娜地倚在楼梯扶手旁,捏着团扇有一搭没一搭地缓缓摇着,她飞红的眼睛斜斜扫着大堂里灌酒的人。

三天前侠女来到“莫来客栈”,每日什么事儿也不做,到点儿就去大堂喝酒,今日又是睡到午时,未时下的楼,倒也不吃饭,靠酒果腹。

段天把抹布往肩上一扔,正要从楼梯上下去,裘三娘一把抓住他,抬着下巴努了努大堂:“今日,她这模样多久了?”

段天摇头叹气:“半个时辰了,把钱袋子往台上一扔,就开始拿酒喝。”

老板娘轻轻踹了踹小跑堂的小腿肚子,轻笑了声:“得,去招呼客人吧。”说罢扭着腰下楼,声儿娇滴滴:“哟!金大姑娘真是海量啊。”

侠女正灌着酒,冷不丁听到这声娇喊,莫名想起另一个软乎乎的姑娘,吓得一颤,整个身体都麻了半边儿,酒醒了小半,循声望去,又松了口气,晃了晃手中小酒坛,笑道:“嗨,老板娘啊,咋?心疼你这好酒?”

裘三娘莲步轻移,提起桌台上的钱袋子,拆开数了数,便笑眯眯道:“哪能呢,谁不知道金大姑娘的阔绰气比那些爷们可还大些呢。”

“瞧你那掉钱眼儿的样子!”侠女嗤笑,又开始闷声灌酒。

裘三娘瞧了她一会,坐到她桌前,探手压下酒坛子:“怎的闷闷不乐,这都三天了,还没缓过来?遇着什么事儿了?”

侠女两颊红彤彤,一副醉鬼模样,大着舌头说囫囵话:“你不懂!”

而后指着自己鼻子道:“我好看不?”

老板娘瞧她醉态有趣,掐了掐她的脸蛋儿:“好看极了!”

侠女迷迷糊糊,也不觉得痛,冲着老板娘呵呵傻笑:“我也觉着,不过,太好看也是麻烦。”

段天一直支棱着耳朵偷听,于是忍不住“噗”了一声。

侠女虽然醉,耳朵倒是灵,听见这嘲笑,拍桌而起,柳眉倒竖道:“小跑堂儿!笑什么!老娘说的不对么?”

段天跑过来,点头哈腰赔罪:“说的对说的对,姑奶奶,您是江湖第一大美人儿!”

这就是了!侠女心里满意,对着老板娘道:“管好你的姘夫,下次再乱说话,老娘割了他的舌头。”

裘三娘倒也不和醉猫置气,问道:“火气这么大,谁给你气受了?”

“没谁!”侠女像只跳脚的猫,炸起毛儿来反驳,“就是个麻烦!”她比了比胸前,又放大了些许,“这么大的麻烦!”

“哦,说来听听嘛~”裘三娘咯咯笑起来,“奴家帮你参谋参谋。”

侠女听见此话,又忍不住跳起来,捏着额角道:“你别!你别这般说话!我怕!”

“哟,怕啥?”

“唉……这……”醉猫儿颓丧地垂着肩,“老板娘,桃花债啊。”

 

 

那日小白花故作冷静,叫她拿了包袱便走,一副伤心极反倒平静地模样,吓得侠女不敢动。

可奇了,侠女腹诽,我又没欠着她什么,怎么瞧她这样我心头满是愧疚之意呢?

“走罢,你心底不愿留这儿,”小白花平静地说,“我求着你留下来反倒惹你厌恶,怎么说我也不愿教你烦了我。”

“那,”侠女试探道,“我走了啊。”

“走罢。”

于是侠女包袱款款,真的跃出窗去了,但不知为何,没走,隐在窗边阴影里,侧着头偷偷看小白花。

小白花等了她一会,以为她当真走了,仰起头扑簌簌掉眼泪,片刻后,慢慢出了呜咽声,继而似乎控制不住一般,发出声来,上气不接下气的,伏在床榻上颤抖,伤心欲绝的模样。

侠女看了也不好受,好歹相处了大半年,原先当她是麻烦,可见她每日围着自己转悠,费心费力讨自己的欢心,一颗石头也能捂得几分热,早就把她看做自家妹子,小白花许久不曾哭过,如今这副样子,怕是心碎了。

侠女抬头看看冷月,咬了咬牙,足尖一点,到底还是跑了。

 

 

“薄情!”老板娘听完,啐了声。

“做甚!您瞧瞧清楚,我!是个姑娘!!!”侠女不认这指责,“那姑娘缺爱,换个男的这样对她,她也生情,她将感激之情错当恋慕,哭几回就忘了我了。”侠女愤愤地看着老板娘,又在老板娘谴责的眼神里弱了音量,“那什么,我是为她好。”

“薄情寡义,优柔寡断。”裘三娘老神在在地为她下判词,又发了发善心,点拨道:“姐姐也长你几岁,金大姑娘,有些话你听听是不是在理儿。”

侠女灌了点茶醒神,抹一把脸道:“您说。”

“你既不在意那小白花姑娘,何必在这里借酒浇愁?”

“这……这不是……”

“说不出了吧。”段天又不知不觉蹭到老板娘身后,快乐补刀。

“你闭嘴!”侠女恼羞成怒,“我就是觉得自己伤了人,挺,挺不像个大侠的。”

裘三娘不以为然地摇摇团扇:“你自己说的多在理儿啊,你本就不是为了救她去的万红阁,顺手救了人,难道还要为她负责么?要是我,救了她已是大恩,把她扔在小镇子上,还给了她银两,已是很侠义了,早便走了,由得她做什么营生,再瞧瞧我们金大姑娘,多好的人儿啊,卖艺挣钱给人开馆子,又是找人又是登台的,”老板娘靠在小跑堂怀里,捏着段天的手道,“我对我姘夫都做不到这般有情呢。”

段天啧了一声,要抽回手来,裘三娘低笑不放,道:“不过,我要是太喜欢我的姘夫呢,倒是愿意为他做这做那的。”

侠女心中大骇,嘴上不服:“我不过是看她可怜,把她当妹子。”

“成吧,我的好姐姐,可你那小妹子心里可不愿这样想,你也说了,若是今日是个男子这样就她,她也对他这般爱重,以至以身相许呢。”裘三娘看好戏似的笑起来,“真可惜,咱们金大姑娘虽然一马平川,可怎么说,到底还是个姑娘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见缝插针嘲老娘,很有趣么?”

“有趣极了,尤其见你这无头苍蝇的模样,情不自禁想鼓鼓掌。”裘三娘这般说,自然也这般做。

段天给老板娘捏着肩,附和道:“就是,金大姑娘,您本就不像个寻常女子,还怕和女子相恋招人非议么?您瞧多情公子,断袖断的惊天动地的,如今还追着朝霞山庄的三公子满江湖跑呢,人家求而不得,您这多好,两情相悦的,放下芥蒂,逍遥赛神仙啦。”

侠女闭上眼,深深呼吸,咬牙切齿道:“老板娘,管一管你的姘夫。”

段天装作受了惊吓的模样,弯腰抱着裘三娘的细腰,撒娇道:“掌柜的,我好怕呀!”

裘三娘笑得花枝乱颤,摸着小跑堂的头,故意戳人心窝子:“哎呀宝贝儿,呼噜呼噜毛儿,吓不着。”

侠女浑身起鸡皮疙瘩,又听老板娘来膈应她,气的浑身发抖,纤纤玉指戳着对面两人:“奸夫,淫妇。”

只见这二人双双抬头望着她,笑嘻嘻,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:“哎!这位客官,可要什么酒菜?”

这二人好似泼皮无赖,油盐不进的,侠女甘拜下风,心底还是觉着自己把小白花儿当妹子。

柔儿一时情迷,时日久了自然忘了。

她这样想着,悠然了几分,还是觉着要找点事儿来做,便正了正神色,对着对面二人道:“大白天注意点儿,老板娘,最近有什么活儿?”

 

一个客栈不随大流叫什么“同福”、“云来”、“悦来”的名字,自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客栈。

侠士们混迹江湖,自然不是无所事事,像金大姑娘这种无门无派的逍遥客,要寻些事情做,这世上,求人办事的人多了去了,金大姑娘要扬名,自然会来“莫来客栈”,问裘三娘讨事情做,这里有官府发布的任务,也有些普通人的事儿,多多少少有些赏金。

裘三娘想了想,看了一眼段天。

姘夫很有默契,咧开嘴道:“金大姑娘,有个活儿,事儿少钱多,旁人来问,咱们可不轻易说,瞧您近日如此烦忧,正好借此机会散散心呀。”

“还有这好事儿?”侠女不以为然地挑眉,暗自思忖其中是否有诈,也不着急,慢悠悠问:“你先说。”

“方才不是说,多情公子追着朝霞山庄的三公子跑么?”

侠女点点头,多情公子此人行事高调,一个月前在武林大会上,多情公子温顾和那三公子对战,打架打得像调情,最后将那三公子压在擂台上,揩了人家不少油,三公子哪里被人这样孟浪对待过,一张俊脸气的漆黑,结果温顾那厮,偷了个吻以后还表示舍不得教三公子丢人,自己为爱甘愿认输。

侠女当时蹲在一颗大榕树上看热闹,嚼着地瓜干。

觉得温顾那厮笑得贼兮兮,将不要脸三个字生动演绎。

朝霞山庄的三公子哪里受过如此奇耻大辱,平日就面瘫的脸看起来更将冰冷,冰冷中还有几分杀气腾腾,从地上站起来后,只说了三个字。

“你很好。”

是威胁吧,三公子看起来很愤怒的样子啊!是个人都要愤怒啊!

侠女地瓜干嚼地飞快,热闹看得极其快乐,末了还担忧自己会不会吃太多地瓜干上火。

谁料温顾满目深情,回望三公子:“我自然是极好的,如何,要与我春宵一度么?”

如此一来,整个江湖都知道了,多情公子温顾,盯上了朝霞山庄的三公子,还要和人……嘿嘿嘿。

古往今来,人都是八卦的。

此事过了一个月,热度都没散去。

江湖人凑在一起吃个饭,酒足饭饱后,都会忍不住提一句:“不知道多情公子,得手了没啊。”

 

“是了!”段天道,“这任务就是多情公子发布的。”

“他要干什么。”

“他要有个人替他把三公子找出来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侠女一听捧腹,“什么?一个月了,他还没找着人儿?”

“等听了酬劳再笑。”

“成。”

“酬劳是,多情公子的一个人情。”

“啧。”侠女嫌弃道,“不值当,不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还嫌弃上了?”

“温顾奸得和狐狸一样,他的承诺,还不如一文钱值钱。”

裘三娘叹了口气,道:“那,还有个任务。”

“莫非……”侠女忽然意识到什么。

“朝霞山庄三公子发布的?”

“是朝霞山庄三公子的。”

老板娘和侠女异口同声,侠女心中暗道,有意思。

于是她便笑眯眯道:“他想做什么?”

“让温顾断了心思。”

“成,接了。”

“你还没听报酬呢!”

侠女蹭地窜上楼:“三公子的报酬,不管什么,我都会满意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大家愿意留评论就更好惹!

评论(9)
热度(54)

© 尘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