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

尘唐

冬のこころに降りてくる

冬日的心渐渐落下

白い花びらにくちづける

白色的雪花仿佛亲吻一般翩然落下

命の流れも止まるくらい

任它生命匆匆流去我们无法将它停止

こおらせてほしいとあなたはいう

「好想也被这样冻结成雪花啊...」你这样诉说着

ひかり あふれる春のように

像春日里渗透出的阳光一般

遠い悲しみも愛せたら

连遥远处悲伤都爱的话...

やさしい鼓動に気付くように

像发觉温柔鸣动的心跳一般

あたためてほしいとあなたはいう

「想要你的温暖...」我这样和你诉说着


默读

写完化妖文思枯竭了

【伪装者】化妖(全)

双曼(主)楼诚(副)

看楼诚番外戳这里:楼诚番外

--------------------

嗨呀,从来都是妖做人,哪有人做妖的道理。

 

 

于曼丽是新生的妖,既是新生,前尘便记得不大清楚了,只记得一柄薄薄的匕首,在人的颈间画出一条窄窄血线,先是一点点渗出来,慢慢变得稠,在脖颈上缠绕交错。

 

记不得了,在想下去只是红通通一片。

 

她伸出手,没有五指,像某种虫子的前肢,白色,透明,月光照得过。

 

变成一个怪物,她总是要伤心的,泪也流了,好在,她看水塘里,总归不是一无是处,还有一张漂亮的面孔。

 ...

【楼诚】化妖(番外)

看全文戳这里:全文

饿的滋味太难忍受。

阿诚十岁以前,从没有吃饱过,胃袋像个干瘪的果实,缩在他的躯体里摇摇欲坠,永不得满足。

人生在世,不过吃喝二字,先前他在孤儿院里,耳朵灵,听几个阿妈说过这话,那时他好歹可以吃点东西,摸着肚子想:他的吃喝加起来,林林总总大概是一半不到的人生吧。

他七岁,在孤儿院算年纪大的,又是个男孩儿,那些人来来往往,只怕养不熟。好不容易有一天,一个女人走进来,脑子或许有些问题,抱着他又哭又笑,说自己是他的姆妈。

阿诚愣着脸,由她抱由她亲,心里想,这是我的姆妈?

姆妈爱了他一些时日,突然变脸,从亲儿子变成了小杂种。

阿诚莫名其妙,这女人果然脑子有点问题。...

这抽奖微博看来是要作废了

沉迷板绘, 字和人脸是d大的毛笔晕染,右边的肌理感是d大的豪爽

板绘!

一句日文和一堆英文

© 尘唐 | Powered by LOFTER